您當前所在位置:遞四方集運>>產經頻道>> 企業頻道 >> 新聞資訊 >>正文

5000億市值的安踏和進擊的中國體育品牌

030346.xn--jjz11gv5b445c.biz來源:遞四方集運2021-07-06 19:16我來説兩句
  
國內體育用品行業龍頭企業安踏體育(股票代碼:02020.HK)收盤市值多次突破5000億港元大關,成為國內體育用品行業有史以來首個達到5000億港元市值的企業,一度超越阿迪達斯,位列世界體育用品品牌市值第二位。

  就在上週,國內體育用品行業龍頭企業安踏體育(股票代碼:02020.HK)收盤市值多次突破5000億港元大關,成為國內體育用品行業有史以來首個達到5000億港元市值的企業,一度超越阿迪達斯,位列世界體育用品品牌市值第二位。

  近幾年,競爭越發激烈的體育用品市場,伴隨着“BCI事件”“雙奧”,裹挾着“肖戰&王一博”“Z世代”等的多重信息浪潮,在與國際品牌的競爭中,以安踏、李寧為代表的國產運動品牌已經顯露出有別於以往的競爭姿態。

  如何走到5000億?

  回顧過去四年,安踏市值歷經多個重要節點:2016年,安踏市值突破600億港元;2018年1月突破1000億港元;2019年10月16日,安踏體育盤中市值突破2000億港元。2020年11月19日,安踏市值突破3000億港元。2021年2月16日,安踏體育市值4000億港元,2021年6月29日,安踏體育市值漲到5000億港元。

  從1000億港元到2000億港元,安踏用了1年零9個月;從2000億港元到3000億港元,安踏只用了1年零1個月;3000億到4000億用了三個多月;4000億到5000億,安踏也只用了四個半月。

  安踏正在加速前進。

  打鐵只因自身硬 強勢表現贏得認可

  安踏能夠迅速踏上5000億市值大關,最核心的還在於其自身盈利能力強勁。

  在安踏公佈的上半年盈利預告中,安踏透露,預計營業利潤較2020年上半年同比增長不低於55%,歸母淨利潤(不考慮Amer合營公司影響)同比增長不少於65%,歸母淨利潤(考慮Amer合營公司影響)同比增長不少於110%。

  盈利預告消息之下,安踏股價在短期內持續上揚,盤中最高價甚至突破190港元。

  而“6·18”電商大促期間,安踏的表現也十分亮眼。其間,安踏集團電商累計成交超20億元,同比增長超60%。其中,安踏品牌位列運動鞋服類目第三、國內第一;FILA品牌位列運動鞋服類目第四。兩大品牌齊頭並進,繼續衝擊更高名次。

  據悉,一直以來,在“單聚焦、多品牌、全渠道”的戰略指導下,安踏集團通過大數據運營精準決策,滿足多元化消費者的需求,實現市場的全渠道、全覆蓋。同時,集團不斷革新“數字化”和“直面消費者(DTC)業務”,品牌不斷優化全鏈條的精細化運營,從而實現各個品牌高質量的增長,助推安踏強勢表現。

  “雙奧”+“一博” 品牌價值明顯提升

  手握“雙奧”資源的安踏,今年大力挖掘自身奧運資源。

  數據顯示,作為奧運合作的常客,安踏一直全心助力中國體育事業的發展,累計投入約30億元資金用於科技研發與中國奧委會合作長達16年之久,是國內運動品牌中當之無愧的奧運會贊助“狂魔”。

  在安踏董事局主席、CEO丁世忠看來,在奧運板塊上投入巨大,奧運已經是安踏最大的隱形資產,需要被充分挖掘,發揮實際的效果。

  為此,去年以來,安踏就首次獲准發佈冬奧國旗款產品,開創服裝品類特許商品經營的做法。而在不久前,安踏在北京正式發佈2020年東京奧運會中國體育代表團領獎裝備,同時也發佈了新一批搭載奧運科技的運動生活裝備,受到廣泛關注。

  簽約國內頂流王一博則是安踏今年以來的又一重磅動作。王一博身着北京2022年冬奧會特許商品國旗款運動服裝作為其簽約安踏後的官宣照。

  一面是體育賽事的頂流奧運會,一面是國內明星頂流王一搏,安踏將大頂流融合,已經帶來了實質性的效果。

  安踏董事局主席、CEO丁世忠認為,安踏集團的第一條增長曲線,來自於集團的母品牌——安踏品牌。這條增長曲線也被定義為“創新驅動增長曲線”,要靠安踏品牌的變革實現二次增長。

  丁世忠表示,“即將迎來東京奧運會和北京冬奧會,體育資產和冬奧國旗款商品有全新的發力機會。安踏品牌要抓住這個重要的時間節點,提升整個品牌的戰略定位及品牌價值。”

  在不久前,國際市場諮詢機構 Kantar Millward Brown (凱度)公佈了2021年度 BrandZ 全球最具價值100強品牌榜單。在服飾類別榜單中,安踏首次上榜,並以30.05億美元的品牌價值位列第八。

  資本看好 國產體育品牌迎春天

  事實上,去年以來,不斷有國產運動新品牌獲得高瓴、紅杉等明星資本的青睞。

  近期,高瓴對特步及其旗下公司投資10億港元。其中,投資6500萬美元(約5.06億港元)於特步環球旗下“蓋世威”及“帕拉丁”品牌的全球業務。此外,高瓴還就特步發行的可換股債權訂立認購協議,投資總額為5億港元。

  而在今年年初,南下資金就持續增持安踏體育,增持總金額高達百億。

  有證券人士分析,在疫情等多方面因素的助推下,資本市場尋求長期優質標的,安踏體育作為行業龍頭企業,同時兼有良好的業績表現作為支撐,自然吸引資本市場關注。

  不僅是安踏,在資本助力下,特步、李寧和安踏的股價自4月份以來分別上漲了196%、60%和38%,漲幅驚人。

  東方證券在研報中表示,運動服飾行業龍頭今年在終端零售持續向好、“新疆棉”事件對國貨品牌拉動的背景下,業績表現大超預期,運動服飾行業由於競爭格局較好,本土品牌相對更受益於海外品牌份額的擠出,在收入提升的趨勢下,盈利增長的彈性更大。

  5000億是什麼水平?

  如果有人在2013年説,8年之後,安踏的市值將超過5000億港元,估計沒有人相信,因為那個時候,安踏股價每股0.7~2.7港元左右,如今,這個安踏股價已經長期穩定在160港元以上,並多次穩定在180港元。

  數據顯示,Adidas用了68年,市值超過了400億美元,NIKE是用了40多年,市值才超過400億美元,而安踏只用了29年,市值已經遠超400億美元。

  安踏集團副總裁李玲則表示,“安踏的成長能力和走過的歷程,實際上也是中國品牌在過去的40多年改革開放中享受到的國家發展紅利的結果,同時也是安踏自己抓住了機會,在每個重要的節點及時戰略轉型。”

  但是,如果有哪個中國體育用品公司能夠抗衡、超越耐克、阿迪達斯這兩大國際運動品牌,最有機會的應該是安踏集團。這樣的話,在安踏超越5000億港元后,正在不斷被業內提起。

 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判斷?

  安踏表現出了更優質的品牌矩陣和發展潛力。

  和李寧、特步等國產品牌,以及耐克、阿迪達斯等國際品牌不同的是,安踏集團還擁有更廣闊的品牌矩陣,並表現出極大的品牌成功運營管理優勢。

  這從“6·18”電商大促數據可見一斑。

  今年大促期間,迪桑特品牌在運動鞋服類目中較去年上升四名;安踏兒童和FILA兒童分別位列母嬰鞋服類目第三、第五;可隆體育、始祖鳥、薩洛蒙等品牌均進入户外鞋服類目前十,展現出極大的增長潛力。

  事實上,今年以來,包括迪桑特、可隆、FILA在內的三個品牌協同亞瑪芬旗下多個品牌持續保持高速增長。

  特別是迪桑特,增長幅度驚人。2020年度,迪桑特品牌中國銷售額同比增長63%,突破10億人民幣,淨利潤增長近6倍。此外,迪桑特在2020年年輕會員增長超20%。截至2021年3月的2020財年,迪桑特中國銷售額同比增長63%至223億日元,淨利潤同比增長588%至33億日元。

  可以説,迪桑特正在複製FILA成功的經驗,甚至走得更快,而緊隨其後的可隆、薩洛蒙、威爾遜等也有這樣的成長趨勢。

  反觀耐克、阿迪達斯兩大體育用品集團,旗下也有多個子品牌。然而,在國外疫情等影響下,以及多年來其在自身品牌管理缺乏創新突破,難掩增長頹勢。

  阿迪達斯2020年利潤首次低於安踏集團。從去年以來,阿迪達斯就籌措出售旗下老牌鋭步,以解決其財務困境。而阿迪達斯經典款yeezy系列等曾經帶動阿迪迎來新一輪騰飛,這兩年也因為產品創新遲遲不能突破,令消費者審美疲勞,此外,隨着阿迪達斯與巴斯夫對“爆米花”技術獨家授權的到期,阿迪旗下多款具有專利壁壘的專業運動產品也失去獨一性。

  而耐克方面更多地受到疫情的影響。在其營收最大的北美部分,耐克去年以來受到疫情及疫情引起的遊行等影響,關店數眾多。在國內部分,去年增長幅度巨大,然而今年以來因“BCI”事件及國人對民族品牌的認可度提升,受到直接衝擊。

  當然,對安踏而言5000億港元是個重要節點,甚至對中國體育用品行業而言,都算是標誌性節點。

  但是,從6月29日的港股情況來看,5000億港元的安踏體育約合655億美元,阿迪達斯當地時間6月28日收盤時的市值為743億美元,安踏距離阿迪達斯還有100億美元的差距,而耐克仍以2523.84億美元的市值遠遠將兩大品牌甩在身後。

  5000億之後 還能走多遠?

  如果將安踏5000億港元市值,放在中國體育用品行業發展的歷史線上,或許2021年,將是國內體育用品品牌以全新姿態崛起的起始。

  常年關注國內體育用品領域的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副院長趙超認為,從歷史發展的沿革來看,中國體育用品行業發展僅過30餘年。而且,國內體育用品行業的發展,在早期都處於初級階段,更多的是粗放型發展。

  “快速發展期,是在2014年、2015年以後,在此之前,很多中國品牌的創新是跟隨性的。”趙超介紹。

  “近幾年,我們開始特別重視自主創新以後,應該説這個行業陸陸續續都發生了一些變化,其實有很多的中國品牌,比如説我們的友商,像李寧、匹克、特步,其實在研發領域也會投入很多的力量,都帶來了變化。”安踏集團副總裁李玲表示。

  5000億之後,安踏何去何從?5000億以後,中國品牌還能走得多遠?

  安踏率先給出了計劃,要在未來緊抓三條增長曲線。

  “安踏是一家多品牌公司,每一個品牌都有清晰的品牌戰略和增長曲線。安踏集團已經形成了具有競爭力的三條增長曲線:第一條是以安踏品牌為核心的‘大眾、專業、新國貨’的增長曲線;第二條是以FILA優雅運動為核心的高品質、高增長曲線;第三條是以亞瑪芬、迪桑特等國際品牌為核心的高潛力增長曲線。”安踏集團董事局主席丁世忠表示,在“單聚焦、多品牌、全渠道”的戰略中,安踏用不同品牌滿足多元消費者的需求,實現從一線市場到所有級別市場的全渠道、全覆蓋。

  而在具體落地方面,作為國產運動品牌領頭羊,安踏也率先開啓多個嘗試。

  儘管如此,相比於市場遍佈全球,併為全球消費者所喜愛的耐克而言,主要市場在國內的安踏、李寧等,還需要直面國際化發展的浪潮,才能夠支撐起其追趕耐克、阿迪達斯的目標。

  正如丁世忠所言,不做中國耐克,要做世界安踏。

  而擁有世界目標的安踏,背後折射的正是中國體育品牌進擊的姿態。

  (記者 柯國笠)

標籤:中國體育品牌|安踏
責任編輯:陳子漢 陳子漢
相關新聞
我來説兩句
請您文明上網、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。
你至少需要輸入 5 個字    暱稱:       
特別説明:轉載內容(即來源未註明“遞四方集運”或“晉江經濟報”的稿件)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;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(即來源未註明“遞四方集運”或“晉江經濟報”的稿件)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您來電或來函告知,並提供相關證據,一經查實,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。